诗经中的爱情诗详解-柏菲印记视觉婚纱摄影工作室_深圳摄影工作室/深圳婚纱摄影团购
您现在的位置: 深圳婚纱摄影 > 新闻活动 >论坛热点
论坛热点2014-08-30
Aug 08 诗经中的爱情诗详解

《诗经》这部书可以看到整个情爱的部分,其实可以分成三部分。第一个部分,这些诗歌都在描写男女之间的互相爱慕,或互相爱恋,或失恋的情诗,也就是还没结婚的这类诗歌。第二类,是描写男女之间结合、婚嫁的婚嫁诗,而婚嫁诗当然就包括结婚和生小孩。第三类,描写因为种种原因而导致分离所带下来的诗歌,其中尤其是描写男女因婚姻破裂而带下来的诗歌最为典型,最为重要,也就是弃妇诗歌。但是在进行这个顺序之前,我们要想一个问题,那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把情爱诗分成这三大类型?很明显的,这是因为它是按照爱情的演变过程而来的。就以这点当做切入点,来讨论整个情爱诗的过程,就可以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,那就是爱情的过程,不就是从一个开始的认定,跟一个心里的想法,开始慢慢去寻觅,然后找到你的伴侣,然后在找到伴侣时之间互相的试探,互相的寻找,最后觉得很融洽而结婚。结婚完以后,或者因为种种的原因而导致分离,当然也有过得很快乐的日子。因此,如果就这样讲起的话,整个《诗经》中男女的情歌,我们是不是可以说它实际上就是一种圆满的追寻。所谓圆满的追寻,其实打从《易经》就开始告诉我们,《易经》用来解释天地之间的开辟,用来解释人自然之间的产生时,常常用一个很抽象的东西来解释,这抽象的东西就是太极生两仪,两仪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,八卦演成六十四翼。如果从这六十四而开始化生为万物,再众品纷呈,众物纷杂,而天地万物一切就此产生。换句话说,它解释到最后,这世界的构造是来自于太极而导致所谓两仪。而所谓两仪就是阴阳,当然就是男女!因此,在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到男女之间去找到一个贴切的,成为一个圆形的这样的一个东西,我们称为圆满。因此,如何去寻找这个圆满呢?当然,就必须要去追寻。所以,整个男女之间的爱情,或者情爱的追寻,本来就是一场追寻的过程。但是在追寻的过程前,你可能必须要先做一件事情,就是确认情爱是庄严的、慎重的、是伟大的。为什么要这样讲呢?假设情爱的过程是污秽的、可怕的、危险的、是不能碰触的、是邪恶的、是淫乱的话,那情爱的追寻不就变成是偷偷摸摸的事情了吗?因此,《诗经》里的第一首诗就很可爱地为这件事来做一个辨解,所以我们在这里用《诗经》的第一首诗《关雎》来说,男女之间的情爱,实际上是生理的,是心理的,是正当的。这种正当性又告诉我们,男女之间的追求是具有其庄严的,是具有其神圣的,而不是一种草草的欢会,而不是像一种到处捻花惹草的东西。所以,诗人在《关雎》这一首开始告诉我们整个爱情的庄严感。而且《关雎》这一首诗值得注意的一点是,它把整个情爱的过程,浓缩成一首诗。从你的内心里开始有某种震动,到追寻某一个人,到跟那个人思念交往的过程,到最后结为婚嫁,在《关雎》里全部描写了出来。假设诗的本质是抒情的,在情感的表现中,有亲情、友情、爱情,三者之间,由两性关系所发出的情感往往是最浓烈的。那么诗歌往往是在表达抒情,而爱情往往是抒情中最浓烈的。因此,在所谓的诗中,爱情诗所占的比例也是最大的!换言之,在《诗经》的所有​​诗歌中,情爱的部分也是占着最大的部分!为什么?因为,假设诗的本质是抒情的啊!当我们谈这类的诗歌时,首先,要认为爱情是可以被肯定的。假设爱情是邪恶的,是不被肯定的,爱情所延伸出来的婚姻情爱的东西,是不被肯定的话,那这个诗就不能被成立了。所以,我们第一首诗就要看很热、很光明的,或很热情的拥抱爱情这回事。所以,第一首要看的就是《关雎》。为什么要这样看呢?就如同西方的维特如此说着:“那个少男不钟情,那个少女不怀春。”所以,钟情的少男和怀春的少女是可以被肯定的,是不可以被压抑的。男女之间的谈恋爱是光明的、是正大的、是热烈的、是青春的。所以,在魏晋南北朝时,也曾经有这样的看法。若你没情,那就没文学了!就去出家了。假设红楼梦的贾宝玉看到册子后,了解这原来只是一场红尘大梦,那请问这戏如何唱呢?当然要不懂!懂了以后就没有红楼梦了。就是因为不懂才能演出一场红尘大梦啊​​!同样,如果懂了以后就会出家去​​了。所以“情之所钟,正在吾辈。”就是因为这种观念,所以他们肯定情感在人生中的意义。所以,《诗经》第一首关雎就是这么正大。

 


所以,中国的传统典籍,尤其是先秦,没有想像中那么八股,或是那么道貌。比如《关雎》首诗就是写得这么美。 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 ”“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;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;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! ”“参差荇菜,左右采之;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。参差荇菜,左右芼之;窈窕淑女,钟鼓乐之。 ”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 ”在河边,作者看到两只雎鸠鸟在那边呱、呱、呱的叫,他忽然之间,认为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 ”注意到“逑”字并不是追求的意思,“逑”就是配偶、伴侣,也就是说窈窕淑女就是郎才女貌的意思。这么美的女孩子,本来就应该是我最好配偶啊!换言之,这是他的自信,像我这样,本来就应该配窈窕淑女。所以,我们可以看到“关关雎鸠”在这个地方,让作者在这里起了一个兴。而注意到一点,就是起兴通常都是内心有所情感,一定是有所钟情,但没有伴侣,而又看到两只鸠雎在那里恩恩爱爱的,所以,诗人在这个时候也就有一种心情兴起,而这就带出中国抒情诗写作方面的最大特点“情景交融”!中国诗的情一定是跟景交融在一起,他之所以会描写这个景,是因为你有此其情。一个人如果没有情,而按朱光潜谈美的三个态度,看到鸠雎鸟在那里时,就会想起“好吧,这群鸠雎鸟我就把它烤来吃了吧。”那这个时候,美感就完全没有了。所以,这叫做美感,叫做审美。因此,诗人刚好在那天,心里一定有一种无以名状的淡淡哀愁,但是那种东西又说不出所以然来,所以,走到这里看到关关鸠雎的这种情形,所以注意到他对雎鸠鸟的描写,既描写其形,又拟其声,由声音带出那样的春天盎然之间感受的情形。所以,作者这时就想,窈窕淑女本来应该是要我热烈去追求,内心有这份去追求,​​这是所有爱情的原动力。既然这样下来,则“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;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;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! ”诗人所在的环境,一定是一个采荇菜的地方。荇菜是一个水生植物,有点像采菱角,所以,左采又采,“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”、“参差荇菜,左右采之”、“参差荇菜,左右芼之”意思都是左右采。左右采在这里有什么意义呢?这是一个动作,这个动作的背后其实有一份象征,象征男女之间的追寻,不就是左采右采吗?但是等你认定了以后,这首诗做了一个总结,做了一个开源。所以,这首诗可以叫做一首爱情宣言。 “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 ”所以,作者早晚之间,都想要去追求她,想到在床上翻来覆去,辗转难眠。 “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 ”“寤寐”就是早晚,“思”则无意思,“寤寐思服”意思就是好想他的意思了。但是,《诗经》这时候还不能够表达这思念到底是什么的情形,所以,他只能直接的说“寤寐思服”。中国文学越到后来,就会用各种技巧来展现什么是“寤寐思服”。
 


比如陶渊明的《闲情赋》就用想十个东西来表示他渴望的情形。 “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! ”既然辗转反侧了,但在家里辗转反侧没有用,唯一要做的事就是行动!追寻本来就是要行动,即使碰了一鼻子灰,也是要行动。要行动就是要跨出第一步,问题就来了,第一步要怎么跨出去而且有效呢?要解决这个问题,就是“琴瑟友之”拿着吉他到她的窗口弹给她听,去感动她。为什么要琴瑟呢?因为古代诗、乐、舞是一体的,所以,透过音乐才能扣动她的心弦。 “参差荇菜,左右芼之;窈窕淑女,钟鼓乐之。 ”追到以后,这时就敲锣打鼓去把她迎娶回来了。所以,这首诗是一个爱情的宣言。这首诗从开始有一点想追寻女朋友,到情心的认定,到怎么样花了许多努力把她追寻到来,最后把她娶过来,这不就是一个爱情的追求过程吗?所以,这首诗把它解释成咏后妃之德不是太枯燥、干涩了点吗?我们把它回归到人生中从情心的认定,到抬头看鸟的这种大自然中的情景,产生一种天人合一的情景交融,想到自然是这么的和谐,人是不是也该去寻觅我该寻觅的那个人?所以,在这种寻觅的过程里,当你认定她了,所以你“寤寐思服”了;当你认定她了,你“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”了。正因为这种“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”的情怀,才会让你有推动“琴瑟友之”的行动,让你推动有“钟鼓乐之”的男女之间必然的结合。所以,这首诗做为一个爱情宣言诗,且摆在第一首是很恰当的,这样的恰当就建立在叙述这爱情的过程。这样的一个过程里,作者要用什么东西来形容爱情的追寻,实际上是一个寻寻觅觅的过程呢?他用“参差荇菜”来形容。让那种高高低低的荇菜来告诉我们,“左右流之”、“左右采之”、“左右芼之”是用来形容一个动作。什么样的一个动作呢?一个挑捡的动作。挑捡到最后,你寻觅到个是适合的。所以,从这样的一首诗来看,整个爱情,其实是庄严的,即使对方是不断地在向你试探,或者对方是不断地在挑拣,你应该认为这是必然的,这就是这首诗。这首诗是一个典型的抒情诗,在它的背后是在抒发一种对异性的追求、渴望的一种描绘。但是,如果仔细看下去,这首诗精采在抒情中的背后又有某种种叙述的动作在。这个动作是怎么样呢?开始→中间→结束。开始就是冲突,中间就是高潮,结束就是解决。这也合诗的章法,开始是第一章,中间是二、三章,结束是第四章。所以,这四首诗是一个“重音叠唱”!但是,这四首诗表面上看起来是在重复,其实是有一个时间顺序下来的。这个时间的顺序背后有一个动作性,凡是有动作就有叙述。所以,他刚开始告诉我们,因为他碰到这个女孩子,就是窈窕淑女,所以,他觉得是他的好伴侣,这时在他的内心就会有抉择,问道“我要不要去追她? ”而产生冲突了。但是冲突到高潮就像小说一样“寤寐思服,辗转反侧,悠哉悠哉”的那种情形了,最后是不是要解决?他的解决方法就是“琴瑟友之、钟鼓乐之”!就把她娶回来。所以,我们仔细看这首诗,抒情的背后,因为他是在描写当下的情形,所以,有些人把它解释成一个梦境,因为这整个过程追她、如何追、到追回来,全是他在想的,这种解释当然也可以通,这是你当下做的一个白日梦。一个是它的比兴,这也是第二个重点。

 


凡是起兴的诗,就是“先言他物以联起”。为什么要先言他物以联起?因为一定是内心中有一种朦朦胧胧的情感,一种不好对人说的情感,一种羞涩的情感,这种情感又刚好刹那间直接地碰撞了关雎鸟的那种亲密的状况,觉得跟你的生命是契合的,跟你内心不敢表现出来的情心是相密合的,这时情感就会吐了出来。也就是说,恋爱这种东西是含蓄的,你总不能到处去跟人说我现在好想恋爱,我现在是一个怀春的少女吧。但是内心里总是会有这么一点的想法,而这一点想法刚好契合到关雎鸟,所以,自然跟人在这个地方就很​​紧密地贴合在一起,那时候那个不能自己的情感,忽然之间就涌现出来了,的确,那个窈窕淑女就是我的好伴侣,我决定,我要追她去了。在男女之间,对我们来讲,最喜欢的,或者是最引起我们注意的,就是《红楼梦》。 《红楼梦》里面有一句话,可能是大家最喜欢的,那就是宝玉对着黛玉做了一个保证,那就是“弱水三千,我但取一瓢饮。 ”在《红楼梦》里,最精采的部分,可能就是宝、黛之间的爱情。但是宝、黛之间的爱情,其实也是一段爱情的追寻的过程。从开始两个人的试探,到两个人的结合,那之间要经过很多的吵架,尤其如果对方是比较猜忌心重,或又再加上又有敌手的话。但是就整个主要的过程来看,会发现他们的过程里,要到一件事情以后,事​​情就会显得比较平静。那就是有一天,宝玉送给黛玉一些旧的东西,其中有一件是旧的手帕。送了这个旧的手帕以后,宝、黛之间的爱情,在整个《红楼梦》里,就比较少被描写,就平稳下来了。原因是两人之间有金玉良缘,而之前都没有什么东西做为信物的,但是至少宝玉身上还块金牌在,而黛玉什么都没有,所以他就送她手帕。那么在这些过程里,宝玉就曾对黛玉说了一句相当引人肺腑,而且几乎是很多男女之间情爱的部分都会引的,就是“弱水三千,我但取一瓢饮。 ”但是,从庄子的《逍遥游》就可发现,实际上,这句话没有什么了不起。
 


庄子《逍遥游》里说了一句话“硕鼠饮河,不过满腹。 ”就是一只老鼠到河中去喝水,最了不起让你喝到饱,所以,“弱水三千”你当然只能取一瓢饮啊!请问你当下能取几瓢?你唯一只有一个杓子,请问你一肴不就只能一瓢饮吗?当然这只是强辩,他的意思也不是如此的,但是一瓢饮这也是一件事实就对了。他真正的意思可能就像周梦蝶所说的“一瓢即三千”!这个境界就完全就不一样了。 “弱水三千,但取一瓢”,是因为你只能取一瓢,但是你能够把一瓢视为三千来看待,就是说你喜欢这个女子就如同所有的众生女子一样,“一瓢即三千”,够了。这个东西就不一样了。 “弱水三千,但取一瓢”这样的一首诗,或这样的一句话,实际上跟西方所说的我们在寻找我们身上的乐土是一样的看法。或者是在中国早期诗歌里,说我们要去追寻我们最圆满的伴侣是一样的看法。所谓一样的看法,就在于我们之所以要但取一瓢的原因,是因为我们相信人与人之间,是有所谓姻缘相系的那个东西,这是按传统中国的观念来讲。所以,你选取那一瓢,会很慎重地去选取。因为,假如那一瓢不是属于我的,不当属我者,不敢入我瓢,我也不入我瓢,因为她(他)不是我要的。或者是说,这一瓢不是你认定中的那一个人时,那么你也不会去选择她(他)的原因,是因为她(他)不适合你。所以,假设从“弱水三千,但取一瓢”,或者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”的这个角度来看的话,每一个爱情的追寻,其实都是在寻找一个恰宜的对象,恰好,而且又是当宜的,刚刚好你要的那一个,都在寻找那恰一的对方。 “恰”就是因为你不告道那是不是你要的,所以,你必须不断去追寻。有时候你觉得这件事其实是很奥秘的,因为在云云众生中,那一个是你所要寻找的那一个。但是,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因为,你很慎重,作者在这里说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 ”表示他对情爱的追寻其实很慎重。他不是今天遇到一个,明天又遇到一个,后天又遇到一个…等,情心就不断地开张、关门,关门、开张,当然他也在寻觅,或者他也可以同时寻觅好几个,但这是现在的爱情观念。但是在当时传统观念里,会认为每一个爱情的追寻,其实都是在寻觅一个恰一的对方。必须等到你面对恰一的当下,你的情爱才能够做一个真正灿烂的开放。因为在这样的领域上,那个爱情才不是草草的欢会,才不是说只是一个性欲的、肉体的,或者只是一个交往,不断的更换,因为你在寻找的是一个恰一的对象。

 

《红楼梦》里也有一段文字很引人入胜的情节,那就是龄官跟贾啬的爱情。龄官跟贾啬的爱情安排了宝玉做了一个见证,做为一个旁观者,来看两者之间的爱情故事。终于宝玉悟到一个道理,原来人生情缘是各有分辨,从此以后各人流各人的眼泪。那么宝玉以前一直以为他在整个大观园里,他是天之骄子,所有女孩子都为他而造设。但是经过这件事后,他发现到各人流各人的眼泪,而情人是各有分定的。情人是各有分定的,或是各人必须为流各人的眼泪,我们都可以明白,我们也可以明白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 ”问题是,追寻往往可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。也就是说,当我们说我们都领悟的庄严,现在重点就是在怎么样在纷云错杂的人世之间,去寻找那个伊人。有时那个伊人是陌生人,你不认识,但是当你跟她交往的时候,你就发现她就是你所要追寻的那个人,你又觉得是熟悉的。换句话说,我们怎么样在纷云错杂的人世中,去寻找那既陌生又熟悉的那个人呢?这往往是一件很大的事。有时候我们往往没办法解决时,就会去寻求某某居士的帮助…等等。但是你就是不能只是坐在家里说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”而感叹,你当然必须要去追寻!只不过在追寻的过程中,你一定会想“这个是不是适合我呢”?所以,还没开始追寻,你是不是就会开始患得患失呢?甚至那个轮廓是不是很模糊呢?所以,这个地方里,你是不是会想那个人是不是我唯一不可替代的对象呢?因此,在这样的情形下,就会出现如《秦风·蒹葭》的情形。




《蒹葭》这首诗,正是要道出一个委婉相思的追寻过程。而委婉相思的追寻过程,也常常是一个凄迷低回的相思过程。因为,刚开始的追寻,一定是不确定的,一定是有一个朦朦胧胧的白茫茫的感觉,这种感觉就像《蒹葭》。请看《秦风·蒹葭》这首诗。 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;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 ”“蒹葭凄凄,白露未晞。所谓伊人,在水之湄。溯洄从之,道阻且跻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坻。 ”“蒹葭采采,白露未已。所谓伊人,在水之涘。溯洄从之,道阻且右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沚。 ”这三章,所谓的一章,是唱歌的一曲结束。所以,章不章是由乐曲而来的,因为《诗经》是用歌唱的,所以就把乐歌里的章搬到《诗经》里来运用。这三章有一个共通的特点,就是它全部都用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 ”这样的东西来形容,来带出三章的开始,这叫做“重章叠唱”。这首诗实际上是在描写在一个人的心里,对恰一的那个人的一种模糊的感觉。就如有时你走在外面,你去认定某个男孩或女孩,但是那个人可能是远远在那个地方。就像搭公车时,你看到一个男子或女子,但是你从来都没跟他谈过话,只是你觉得那个男孩子我好像还满喜欢的,他好像就是那个“窈窕淑女”,或是“有美一人”那个男性或女性,觉得他就是我的好伴侣。所以,你的内心里,每次碰到他,是不是就开始忐忑不安,心跳速度就加快了。你开始会幻想有任何的情节能让你让他和你讲一句话呢?但是,虽然是同坐在一辆公车或火车里,咫尺天涯,却是“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”。所以,这样的诗歌为什么要用“所谓伊人”呢?为什么不说“有美一人”呢?拿《郑风·蔓草》来看,这“所谓伊人”,就是“抱歉,他叫什么名字?”“他有没有男女朋友?”……等的资料?很抱歉,我完全没有。我只是觉得那个对象,我其实是满喜欢的。所以,诗人在这首诗里要说出一个什么样的感觉呢?这里要先注意到一点,那就是它可做为整个中国抒情诗的最重要的典型。
 


假设如此说吧,那就是诗歌本来要去描写人的情绪本来就很难。也就是说人的情感要透过语言文字去表现的时候,往往会觉得很难去捕捉。好的作家最妙的地方,就是能捉住那个心理的感觉,而往往心里的感觉是最难捕捉的,所以有时候要透过某些东西来衬托或想像。心里的感觉难以捕捉,而如果你心里的感觉又不清楚,假设我问你“耶,你是不是喜欢那个人?”“我也不知道耶?”“我也不清楚?”所以,如何去描写那种不清楚的感受?这个东西是不是就更难了?好吧,不清楚还是一回事,面对那个对象有时候又是可望而不可即的。今天那个人站在那里,明天就看到一个女孩子站在他的旁边跟他一在聊天,心里就很不高兴,所以今天来上课就一脸很不高兴的样子,问你发生什么事?也说不出来,心中就好像有股淡淡的哀愁在那里,人往往就会有这样的情形,追根究底妳也挖不出为什么有这样的心理? 《蒹葭》就是在说明这样的一种情形。 《蒹葭》就是要造出那种所谓的朦胧情绪的心态,现在要渐渐抓这样的一个东西。好吧,你用那样的感情来想,你会觉得虽然朦胧模糊,但是你愿意去追寻。因为,只要有一点情心的认定,你就愿意要跨出那第一步,你不跨就不会有结果。所以,诗人就在那里描写出这样一个痴心的青年,渴望去遇到他的意中人的那种无可奈何~怅然若失的那种心情。 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”首章的开始就是起一个兴。起个兴的原因,就在于任何起兴除了因为景物给我们的这种感觉以外,也一定是你内心有所感。也就是说你内心里其实也有一点感觉。比如說妳今天看到他了,但是他今天一脸很酷地、遥远地站在那个地方,也没有往你这边看,这时候突然之间看到早上六点多,好像雾未开时,你就觉得你的情绪就像雾未开的感觉,这时候妳就会发现整个大地不就是为你而演奏,为你为表演,为你而画出这种色彩吗?所以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 ”两句话表面上是在刻画诗人所处的环境,这个环境是在一个秋雾的清晨,是在河滨的芦苇上面,而且作者又特写的画面,在河滨的芦苇上面,竟然结满了一颗颗斑斑的白霜,而且随着白霜,随着时间而化成一颗颗的露珠了。这种斑斑的白霜,是不是让你感觉一片凄清苍茫的感觉?注意到这“凄清苍茫”,眼前这种迷漓苍凉凄清苍茫的景色,正勾起诗人心中无限的情思跟遐想,这时你自然就会想起你心中所谓的伊人。 “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 ”心目中的伊人,仿佛就在你的眼前,呼之欲出,但是却总是隔着一江秋水,让你感觉到渺茫,这个诗的美就美在这个地方。但是,虽然是这个诗人渺茫难测,伊人在遥远的地方,但是清清淡淡的站立在那个地方,注意到这不是浓妆艳抹,是清清淡淡地站立在那里。但是对这个男性而言,只要是有一点情心的认定,她便会召唤着我们往那个地方追寻。所以,《蒹葭》就是说这个追寻,所以我愿意过去,那么你会发现你的爱情追寻不就是这样吗? “愬洄从之,道阻且长”你今天想要跟她搭讪一句话,觉得她好像一脸很酷地看着你。或者今天你可能要问她一些东西,她好像不太理你,这时你就会觉得这场爱情的道路就像逆流一样“道阻且长”,道路是这么多的阻碍,而且是这么的长。从这里要追寻到“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”原来是如此艰难。 “愬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 ”但是有时候你又发现她又对你很好,有时候你还没跟她讲话的时候,她今天似乎心情很好,对你微笑一下,你会觉得希望百倍,你会觉得你好像是顺流。
 


爱情就常常是这样,有时候今天好像是逆流,有时候今天又好像是顺流,但是不管你是顺流还是逆流,你都想要去追寻。注意到《蒹葭》这里的对象,是一个还没有被落实的对象。所谓的落实,就是她已经是你在追寻的对象,你们两个已经开始在交往了,但是在这里是还没有开始交往。 《关雎》这首是今天宣布,明天开始我要交男女朋友了;《蒹葭》这首是你想要交男女朋友,走在路上,你总是左右看一下,看别人那么多人都有男女朋友,心里也想要有男女朋友,结果偶然之间让你看到有一个人,你觉得的的确确好像满适合我,只不过,这个特定对象还没有落实。所以,在还没有落实的时候,他从没有描写这个伊人长得如何?好像是山地水涯之中,飘摇无定的那种影象,那种影象是可望而不可即的,那种影象是凄迷低回的。就是这样的影象,虽然朦胧,但是我知道窈窕淑女本来就是君子好逑,所以,我决定去追寻,只不过是这样的追寻,充满了不定感、不确定,充满了虚幻。所以,正因为充满了不确定,充满了虚幻,使得你的追寻的过程中,显得孤清,显得寂寞。所以,注意到整个《蒹葭》描写出时间、空间、人物、人物关系都完全是不确定的。空白、模糊、迷幻和不确定,就是这篇文章中,所带出来的最大特色,到处都是不确定。时间,你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间?是早晨?早晨的什么时候?他也没说清楚。他只是说是在这样的一个时间,他也没刻意的描写这个时间是在什么时候?空间又在那里呢?不清楚,只知道像是在沙洲旁边。然后也不知道那个对岸有多远?怎么觉得有时候对岸很近,有时候又很远。所以,这个东西可能是一个虚幻性。人物也不清楚,“所谓伊人”这个伊人到底是什么样子?这里也没有描写,只知道说有一个漂亮女子我要去追寻。人物之间,到底这两个人是什么样的关系?也没有说。所以,这些东西是不是都给我们不确定。换言之,这首诗这精采的地方,就是在空白、模糊、迷幻和不确定。这些空白、模糊、迷幻和不确定,是透过秋天的清晨,茂盛的芦苇,和叶片上斑驳的白霜,所组成的一个迷离苍茫的气氛。正因为这样的气氛,去触动了诗人心中的一种激情,让他的激情引起了一种秋水伊人的深深思念。正是因为这样的思念,让他觉得这一切都是渺茫的,若隐若现、难以捉模的,所有的难以捉模,都正像​​诗人心中对意中人那种可望而不可即的心理。换言之,这首诗的作者,牢牢地捕捉到了这种情绪,捕捉到这种情感的律动。注意到人的情感常常是患得患失在起伏,而这种淡淡的情感,让你用话来形容,你有时连话都说不出来。就如一句话所说的“无以名之,未之遥远。”而诗人就是要把捉那样的一个东西,所以诗人用整个环境,就像画水彩画一样,用一个印染的方式,整个去印开。所以,你会觉得读这首诗,仿佛之间有一种迷离的、朦朦胧胧的气氛被不断地印开来。就像在爬山时,那种雾的突然袭来的感觉。那种感觉就好像你看到对方的确在那里,但是又朦朦胧胧看不清楚,诗人就是要描写这种情感的律动,那种情感反覆的情形。所以,诗人用什么方法来表达这种反覆的情形呢?用“宛”这个字,所谓的“宛”就是不确定,所谓的“所谓”也是不确定。正是这种不确定,正是“宛”的运用,才让这首诗荡漾着一种朦胧、迷离、又充满着纯厚的美感。


因此在这里推到一个答案,凡是抒情诗,不是在那里描写情感而已,中国的抒情诗常常高度的介入景物的描写。那么作者对景物的描写,实际上是为了要烘托、渲染、映衬、或者是用来象征自己心灵的感触。中国好的诗歌就像好的绘画一样,一定会有很多留白跟空白。什么叫做留白跟空白呢?也就是说诗人可能在描写当下的情绪,像这首诗就在描写当下的情绪,但是描写这当下的情绪外,他不做任何的补充说明,因此,这样的一个东西,就能够唤起每一个读者的不确定感,这首诗的精采就在这里。这种空白让读者用任何读者本人的生活经验跟生活态度,来阅读这首诗,都会有心得来填满这个空白。假设你现在毕业了,要面临找工作的彷徨,这种找工作的彷徨,不就是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”的感觉。你今天忐忑不安的找到一家公司,就是“所谓伊人~在水一方。 ”你不知道这家公司到底好不好?找工作不就是如此吗?回过头来再问,你对未来你将要从事什么?对于你自己的人生有什么看法?你也许就会这样说“蒹葭苍苍~白露为霜。 ”我不知道我的未来将做什么?整个人生的过程我好像有个目标在,但是这个目标又让我感到如此地朦朦胧胧。所以,所有一切的朦朦胧胧都可以用这样的东西来形容。虽然它所说的是爱情,但是你可以把爱情替换成理想,替换成读书,替换成工作,这首诗是不是都可解释的通。也就是说,你为什么愿意去做追寻?是因为“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 ”为什么你会害怕?因为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 ”因为对未来的不确定感,因为这种空白感,所以可以推广到人生的各种经验,而见到它精采之处。 。我们说爱情距离的缩短,就是要追寻,没有追寻谈不上什么东西,只是在那里做白日梦,没有什么用。或者隔着遥远的对岸,在那里看着他,这也没什么用,重点就必须要有追寻。当然追寻也有可能是鼻青脸肿的回来,但是不追怎样,就必须要有追寻才有可能有结果。而美就美在当你开始去追寻,你认定了,或者你认为不错了,这个人的的确确是我想要的,而且他也觉得你不错了,也想跟你在一起,在造会的那个刹那,尤其我们叫做邂逅,这时两个人脸庞将会映发出喜悦的火光,请你看《郑风·野有蔓草》这首诗,就是描写这种情形。
 

 

“野有蔓草,零露溥兮。有美一人,清扬婉兮。邂逅相遇,适我愿兮。 ”“野有蔓草,零露瀼瀼。有美一人,婉如清扬。邂逅相遇,与子偕臧。 ”所有男女的爱情,也许是偶然跟巧遇。但是从缘份的角度来看,所有的缘份就是一种巧合的结合。所以,诗人有这么一个情心的认定,他也努力去追寻。果然这个追寻,就让他遇到一个女孩子了。然后他遇到这个女孩子可能是在野外,然后经由认定后,所以他就很喜欢这个女孩子。这笃定这个女孩子,所以就“野有蔓草,零露溥兮。 ”注意到作者在一开始,用了起兴做了特写镜头。前面说“蒹葭萋萋,白露未晞”时,那个白露萋萋,或是苍苍的感觉是不是还没有结成一颗一颗的露水珠。但到这时,诗人很清楚地描写到在仲春之夜的露草之中,那个露水珠晶莹剔透可见。那么照着这个露水珠是不是清楚的,不再是朦胧的,这时候“有美一人”不再是“所谓伊人”,而是“就是她!就是她!”就是这样认定的。 “清扬婉兮”注意到这个时候,当他说:“就是她的时候”,作者就随着他本人,也就是第一人称的观点,而说“清扬婉兮”。 “清扬”指的就是眉目清秀,“婉”就是美好。注意一下通常在形容一个女子全身某一个部分美好之时,都是形容眼珠。中国历代在描写生命性的时候,就在那眼珠生命性的灵动。在魏晋南北朝时,有一个顾剀之,很会画画,他画画最精采的地方,常常就在于把眼珠的生命性所带出来。甚至有一次他画画到一半,画完感觉到没有生命,他把三个胡须画下去,生命性就出来了。那么同样一个人而言,生命性可能最精采的部分,常常就在那个眼珠。当然作者在这里描写眼珠的灵动,接下来就是眉毛的描绘。所以“清扬婉兮”就是在形容那眉目清秀的情形。所以这个女孩子,一定是个很活跃的女孩子。这里的活跃是很有生命律动的女孩。所以他说“邂逅相遇,适我愿兮”,这时候我们两个认识了,妳是否愿意呢?唉,这的的确确就是我认定的那个人。你看这里是不是很笃定了。 “野有蔓草,零露瀼瀼。有美一人,婉如清扬。 ”“清扬婉兮”跟“婉如清扬”是一样的,所以,他重复又再说了一遍。的的确确这就是我的人,我的确认识到了。这个人很高兴的说:“哎呀,我这样“蒹葭苍苍”苍苍地快一整年,我终于追寻到了。”所谓的伊人已经变成“有美一人”了。我追寻到了,我认定到了。所以,可以看到在照会、邂逅的那个刹那,交碰出的火花,照亮了两张精彩的脸。所以他说“清扬婉兮”,那种脸跟脸之间显出的是喜悦的,是快乐的。所以,在这样的情形之下,作者说“邂逅相遇,与子偕臧。 ”很笃定的说:“我们两个彼此都满意。”“与子偕臧”在《诗经》里常常是很美的,很适合在一对新人结婚时,两人执着手,脸对着脸向对方说道: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 ”拿西洋的话来讲,就是“跟我在一起吧,美丽的好时光在后面。”就是愿意牵着妳的手,与妳一起走向永远。作者在这首诗,就是要描写在邂逅相思刹那间的那种感受。我寻寻觅觅这么久,终于让我追寻到这一个,而且这一个又是我最喜欢的人,而且都很满意,这个东西不就是“众里寻她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 ”最美的注解吗?换言之,你可看到后代很多这些诗里面所描写的,都是同样的这种情形。前面《蒹葭》那首诗就是为她销得人憔悴的诗。王国维甚至把这个东西,拿来形容人生的三大境界。

 

可见得我们把这样的诗,拿来当做读书的情形也是可以的。读书的过程不就是为伊销得人憔悴吗?读书的过程当你遇到一本你所要读的书,而且读下来觉得很好读的时候,不就是“有美一人,邂逅相遇​​,适我愿兮”吗?所以这里这样说也是可以通的,当然我们这里是把它当成爱情诗来看的,这就是邂逅。有了邂逅以外,当然,男女之间就要约会,接下来我们就要看有关约会的诗歌。请看《郑风·溱洧》这首诗。看到这首诗,就发现当时男女间,都是充满了很正当的、和悦的。 “溱与洧方涣涣兮,士与女方秉蕑兮。女曰:观乎?士曰:既且。且往观乎!洧之外洵訏且乐。维士与女,伊其相谑,赠之以勺药。 ”诗歌竟然开始用问答的方式来表达了!在中国的传统里,凡是在元宵灯节、端阳佳节,或是在其他节日里,在先秦时,是自自然然应该要让男女之间共同约会的时间,或者是约会的地点。那么这首诗在这时是在描写一个阳出三月的上巳节,在溱水和洧水会的那​​个地方,是一个嘉年华会的地方,“涣涣兮”就是春水弥漫,所以充满了喜悦,像阳春三月的这种感觉。 “士与女”,男男女女大家都“方秉蕑兮”。 “蕑”者是兰草,大家都拿着兰草去送人。结果这个女孩子就主动先问:“耶!溱与洧那个地方你去过了没有?”这个男的就不解风情的回答说:“去过了。”女的只好再说:“且往观乎!”这“且”就是再一次,“要不要再去看一次?”男孩子还是不解风情的说:“我已经去过了。”女孩子又说:“再去一次吧。”为什么要跟他再去一次呢? “洧之外洵訏且乐”,“那个新光三越后面还有一个更好玩的地方,你去过了吗?”“没有啊,我只到新光三越而已。”“后面还有更好玩的地方,要不要去看看呀?”所以,“维士与女”就因为这样,所以男男女女就因此结伴去游玩了。 “伊其相谑”就是大家很高兴地在一起调笑,大家很高兴的在一起,而且“赠之以勺药”“勺药”是一种花,就互相一起赠送。 “相谑”就是一起赠送这些东西。这就是这首诗,这首诗就是描写男女间约会的这种情形。

 

接下来会说一种有争议的诗歌,这些诗歌在经学家的观点里,常常会认为这些是淫乱之歌。比如说《溱洧》这首诗歌朱熹在其《诗集传》里,就提到这是一首“淫奔者,自叙之词。 ”这是一个淫奔的人自己说出来的话,写出来的一首诗。但是,这种说法并不代表他就是错的,只是诠释的角度不同而已。所以,《诗集传》说这是一首“淫奔者,自叙之词。 ”这种说法很妙。因为《溱洧》这首诗是在刺乱,刺淫乱。所谓“兵革不息,男女相弃,淫风大起,莫之能救。 ”郑国那个地方,打仗打不停,所以,男女没有礼教大防,淫风大起,没有办法救,所以,孔子选这些诗是要告诉各位不要淫乱。再来看一首《邶风·静女》。男女在相爱之间,开始就会有一些现象,就会热恋。恋爱时相约,有时会交通阻塞而延迟相会。但是《静女》这首诗就在这里讲,这是一首男女相约在僻远之处幽会的民间情歌。 “静女其姝,俟我于城偶。爱而不见,搔首踟蹰。 ”“静女其娈,贻我彤管。彤管有炜,说怿女美。 ”“自牧归荑,洵美且异。匪女之为美,美人之贻。 ”有一个漂亮的女子,这个漂亮的女孩子,我们两个相约在城角落的地方。这里城的角落指的是幽静,不要指的是僻远之处,僻远之处好像指的是见不得人的地方。而约会当然是要找个比较没人的地方,但是“爱而不见”,指的就是在那等着等着,结果这个男的或女的,到现在都还没来,所以,你是不是要搔首弄姿,你是不是要踟蹰徘徊?所以,就描写在那等着等着,奇怪他是不是忘记了?这就是男女之间的爱情状况的情形之一。接下来看《陈风·月出》。 《月出》这首诗在《赤壁赋》时,就能看到。 “月出皎兮,佼人僚兮,舒窈纠兮。劳心悄兮! ”“月出皓兮。佼人懰兮,舒懮受兮。劳心慅兮! ”“月出照兮。佼人燎兮,舒夭绍兮。劳心惨兮! ”这是一首情诗,描写与一个美丽的女子相约在月下,所以就喜欢她了,因此,就开始有忧心忡忡的情形。所以,是不是还是在描写男女之间在约会时那种患得患失。今天来得慢了一点啦,诸如此类的忧思。
 

 

而这种见面时患得患失的思念感,这主要的一种,请你看《采葛》。 《采葛》就是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,一日不见,如隔……那么在恋爱中,当然就会有专情。这种专情的过程中里,常常会出现某一些或者是父母的反对,或者是某些原因不能在一起。比如说请看《郑风·将仲子》“将仲子兮,无逾我里,无折我树杞。岂敢爱之?畏我父母。仲可怀也;父母言,亦可畏也。 ”“将仲子兮,无逾我墙,无折我树桑。岂敢爱之?畏我诸兄。仲可怀也,诸中之言,亦可畏也。 ”“将仲子兮,无逾我园,无折我树檀。岂敢爱之?畏人之多言。仲可怀也;人之多言,亦可畏也。 ”这首诗重章叠唱了三章,这三章里,重复说了“将”,就是“请”的意思;“仲子”就是男孩子的名字,而且是排行老二;“无逾”,就是“拜托,不要越过这条线。”“里”,就是这一里。 “无折我树杞”不要攀排或折了什么东西。 “岂敢爱之,畏我父母。 ”这句话是反复。我不敢爱你,因为我怕我妈妈会说话。换言之,这时候的爱情,还没得到父母的同意。所以她就担心“仲可怀也;父母之言,亦可畏也。 ”当爱情在热恋中的过程里,有时会出现一种情形,就是父母或其他因素的阻挠,这种阻挠就像这首诗所描写的。就像你现在恋爱,不敢在家打电话给他,以免让家里的人知道,所以,就显得偷偷摸摸的,三天就该回家,所以你就要编很多理由。结果,没办法妳还是要回家了。结果,回到家以后,他突然打电话来说他已经到你家附近了。这时候你就说“将仲子兮,无逾我里,无折我树杞。岂敢爱之?畏我父母。仲可怀也;父母言,亦可畏也。 ”这首诗最美的地方,就在“岂敢爱之”。我不能爱你,因为我妈妈的话更重要。但是,话刚讲完后,你实在好令人怀念哦,但是我妈妈的话我也要谨记在心。



换言之,这样的诗,就在描写进两步,退一步,或退两步,进一步的意思。这个东西跟《莺莺传》里的的莺莺跟张生的恋爱过程就很相像。这首诗的第二章跟第二章这美的地方就在随着三章,速度是越来越加快了,进行式是越来在越进行。刚刚只不过在她家一里,现在已经爬到她家的围墙,再下面已经跑到她家的花园。所以,表面上是说不要、不要,实际上是让他得寸进尺。你不要过来我这里哦,我们家住北区,所以我们只约在南区见面。下一段不是了,你不要来到我家里;现在不是了,你不要爬过我社区;再来不要爬过我家围墙。其实,这首诗不是在说明“进来吧!进来吧!”但是这种进来的过程中里,可能会因为哥哥的反对,因为邻居说的一些坏话,“哦,你看,天我看妳家女儿被一个男生载着回来,只不过是他载着安全我没有看清楚。”就会有这样一个情况出现,所以妳就会说:“不要啦!不要啦!请你让我在远离三条街口下车,让我当一个很纯正的女子走回家。”有没有,我们在恋爱的过程中,常常会有这样的一个情形,《将仲子》就是这样一个东西。注意到最后一句话“无逾我园”,花园的园,这个东西不就是中国所有后花园小说的祖先!你会发现中国的小说,最后一定要爬过后花园。但这后花园可能不是一个想像的,而是一个写实的东西,因为中国地大物博,每个庭园的确是很大,大到适合当一个幽会的场所。所以你看作者在这里说“无逾我园”不就为后代所有后花园幽会之始。你看后代中国所有男女相约,一定都要爬过后花园。

 


接下来,请看《鄘风·柏舟》。 “泛彼柏舟,在彼中河。之死失靡它。母也,天只!不谅人只! ”“泛彼柏舟,在彼河侧。髧彼两髦,实维我特。之死失慝。母也,天只!不谅人只! ”这就是一首比较悲的诗,这个悲是描写这个女孩子坚决不肯嫁给别人,就是说我喜欢这个男的,我就喜欢这个男的。 “泛彼柏舟,在彼中河。 ”形容一条船,在一个汪洋的河中的孤苦无助。这种孤苦无助,就像“髧彼两髦,实维我仪。 ”下面是最精采的“之死失靡它,不谅人只! ”“之死失靡它”就是不到死的时候,我也不存贰心。我虽然就像泛彼在河流中的这条船一样,但是母亲啊,虽然你这样的不赞成,这个“母也,天只! ”就是呐喊的意思。但是,我仍然要说,我对他是之死靡他。这首诗就描写在热恋中,对爱情的专情,对爱情的专注。当然,有对爱情的专注,就会出现薄幸。这个薄幸如果是出现在结婚之前,这个薄幸也许就变成他不喜欢,或者是他是轻挑的人而已。当然,结婚以后,​​薄幸就变成弃屣,所以,这里的薄幸,就请看《郑风·狡童》。这两首就很妙了,当你在开始在恋爱的时候,恋爱到一半,你就会发现那个男的不理妳了。或者当妳开始热恋的时候,他不是跟妳說“适我愿兮”的时候,你甚至又跟他说“之死靡他”了,结果他就发现他不想妳了,他就不再给妳电话了,这时候怎么说呢? “彼狡童兮,不与我言兮!维子之故,使我不能餐兮! ”“彼狡童兮,不与我食兮!维子之故,使我不能息兮! ”“狡童”在这里可以做两个解释。一个就是狡猾的小孩;在这里是漂亮的小伙子。这个诗有两种解释,这个诗把它当成这是一个打情骂俏的诗;但是又可解释成你看这个狡猾的人,你现在不理我了。不理我了怎么样? “不与我言兮”不再来跟我说话了,那这个女孩子也很坦白,“维子之故”因为你的关系,让我吃不下饭。 “彼狡童兮,不与我食兮! ”现在都不跟我吃饭了,以前常常约在餐厅吃饭,现在餐厅都见不到半个人了。所以,当妳到餐厅吃饭时,妳就想起“彼狡童兮,不与我食兮!维子之故,使我不能息兮! ”让我每一次回到宿舍都睡不着觉。下面《郑风·褰裳》也是这样的一首诗:“子惠思我,褰裳涉溱;子不我思,岂无他人?狂童之狂也且! ”“子惠思我,褰裳涉洧;子不我思,岂无他士?狂童之狂也且! ”这首诗是用来描写说“哦,你以前要来见我的时候,任何的困难,你都可以来见我,即使是要过溱水,你还能够把衣裳拉起来渡过。换言之,当你爱我的时候,即使是在天涯海角,你也都能够过来。在你还爱我的时候,你即使是在下大雨时,你也能够用摩托车来载我。现在呢?你忽然之间说“唉呀,雨下这么大,我要考试了,我不能来载妳了。”所以,“子不我思”你现在不思念我的原因,“岂无他人”我怀疑一定是有其他人,才会有这样的情形。


 

诗经中的爱情诗详解
 


这里又有一首诗是符合于“弱水三千,但取一瓢饮”,或“一瓢即三千”的情形。请看到《郑风·出其东门》。这首诗的男孩子在这里夸这么大的话,满适合当做写情诗的。 “出其东门,有女如云”是走过东门,漂亮的女子那么多,“虽则如云,匪我思存。 ”对我来讲,对我内心一点都没有办法引起震动。为什么呢?这里的“缟衣綦巾”,不是如丧考妣,意思是说她穿着这么朴素的服装,但是,她却是适合我的,很令人感动不是吗?但是你可以看到这就是民谣,所以没什么修饰。就是对着女孩子说“保证当我走过大学校园时,虽然有女如云”,但是“匪我思存”的原因在那里?因为,妳这样朴素的打扮,却是我最喜欢的。所以,你可以把这首诗放在爱情的热恋中,或者放在专情中来讲。爱情在热恋的过程中,当然会有专情的,但是,也会有因为专情而导致分离的情形。这就像《狡童》,或者是像《溱洧》、《柏舟》这样的诗。

 


接下来当你开始有这些以后,当然你总是要定情吗?所有爱情的过程里,就像《红楼梦》里宝玉跟宝钗之间,因为打从一开始他们就有一块玉,我们叫做金玉良缘。但是,黛玉跟宝玉之间我们叫做木石前盟。那么木石前盟总是比不上金玉良缘,因为两个人都有一块定情牌。所以,黛玉的内心里总是患得患失。因此,《红楼梦》就描写了一大段黛玉的患得患失过程,甚至无理取闹的过程,直到宝玉送她手帕。我们说手帕是定情之物,因此,在这个诗里面,在恋爱中的过程里,我们当然也须要某一些定情的东西把感情给稳定下来,《木瓜》这首诗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形。他说送我一个木瓜,我就抱它以穷 。 “穷”就是一种配玉,我就送他一块珮玉。为什么呢? “非报也”我并不是在报答他,而是因为他送我这个东西,我回送他这个东西,我们希望“永以为好”。换言之,就如“钻石恒久远,一颗永留传。 ”所以,他就把他珍爱的珮玉送给她,也许这个诗人是一个劳动者,所以他就随手送她这个东西,但是对她而言,她就觉得很感动。因此,顺手就把他身上这块珮玉回赠给他。然后他马上说一句话,说我送他东西,并不是在回赠他送我这个东西,而是因为我们本来就是姻缘永好的,远结合在一起的这种情形。像这样的诗歌,就是所谓情爱诗。 《诗经》男女情爱的诗最多,而情爱的诗也最受到注意跟误解!这里的误解并不是批判,而是对后代知识份子,尤其是汉朝把《诗经》提升到“经”的地位的那些人,用“经”的角度来解诗的那些人,他们开始解诗的时候,就遇到尴尬。
 


翻开第一首《关雎》就是爱情,因此,他们开始在解释爱情到底是什么意义呢?他们经过很多努力,终于把《诗经​​》说成是在说政治的某些功能。因此,从汉开始,《关雎》就被开始解释成咏后妃之德……,但是,真的是如此吗?所以,到最后就遇到《诗经》中到底有没有所谓“淫诗”的问题。有没有所谓“淫诗”?或者是孔子把这些诗收起来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这是后代解经者一个最大的麻烦。第一,他们相信孔子,而且相信他是正派的,相信孔子所谓“诗无邪”的意思。但是翻开诗就看到这么多首诗,而且假设孔子的确是删诗的话,他其他不删,为什么留这么多爱情诗?这是他们所纳闷的。但是他们总是要解释清楚呀,要不要圆融一下?因此,在圆融时,他们就用很多政治的符号来解释爱情。换言之,凡是爱情,就是政治!因为,爱情中涉及到男女,而男女就代表乾坤,所以夫与妇之间不就是君臣关系吗?这时他们就突然抓到一个密码,爱情的东西全部都可换成是在讲政治的故事了。所以,这么一讲就都可以解释的通,哦~原来孔子为什么要春秋大意,因为微言吗。所以,这一切都是微言大义呀!但是,有些微言大义确实可以解读,但是有些很明显就是淫乱的事情啊!怎么办呢?他们就发现一个方法,直接说这就是“淫诗”。那怎么解释孔子要把这些诗放进来呢?换句话说,孔子的书为什么会有色情的情节呢?就是说孔子为什么要把这些色情的诗放进来,就是要告诉你色情是不可以的。

 




0755-8376029683313340
lf you have any question, please contact us